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交银保本」光大信托新任董事长冯翔“悬崖”上马

时间:2021-05-03 13:41:33作者:佚名

近日,光大信托宣布,经202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和第一次董事会审议通过,选举冯翔同志为公司董事兼董事长。会前,甘肃监管部门已批准冯翔董事、董事长任职资格。光大集团官网显示,冯翔与信托公司没有交集。他之前在光大集团协同发展部工作,主要负责推进光大集团的电子SBU协同战略。此外,冯翔还担任光大集团电子SBU六大协调委员会执行办公室主任。

一方面,光大信托经历了多年的业务奔波,从一家排名较低的弱势信托公司跃升到行业前列。2020年,其信托资产总额超过一万亿元;另一方面,光大信托的业务风险逐渐暴露,内部控制制度频频引起监管关注。从外部环境来看,“两压一降”的行业监管措施也会让信托公司面临转型压力。

未来,新一届董事长冯翔将被留下光大信托前期快速崛起带来的一系列业务隐患,以及监管下的“大船掉头”之痛。

突飞猛进,他被反复采访

《中国商报》记者注意到,甘肃银监局为光大信托监督检查提出的整改意见和要求中,多次提到“内部控制”问题。比如2015年提到“加强内部控制制度建设”;2016年提到“不断夯实公司治理基础,完善内部控制”;2017年和2018年提到了"进一步加强公司治理结构,建立和完善各项内部控制制度";2019年,有人提到“优化公司内部控制系统和业务流程。”

据公开信息,2018年2月,光大信托发布公告文件称,根据银监会《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向他人提供贷款不得超过其管理的全部信托计划实收余额的30%”。截至1月底,由于光大大协信托的集合资金信托贷款余额占公司所有集合资金信托的实收余额,接近监管红线。在接到甘肃银监局的通知后,所有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贷款从现在起暂停至3月底

2019年7月,房地产信托业务突然收紧,部分房地产信托业务增长过快、增幅过大的信托公司被银监会约谈并警告。在受访的10家信托公司中,光大信托名列其中。

2020年7月,市场上有消息称光大信托融资业务暂停。据报道,由于融资信托逆势增长,银监会点名批评光大信托,暂停其融资信托业务。

新任董事长冯翔与前任风格明显不同,“稳健发展”成了他反复提到的核心词。

1月25日,在光大集团2021年度工作会议上,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向光大集团旗下10家企业负责人颁发了党建和运营“双KPI”责任证书,对各企业新一年的党建和运营各项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本次会议对光大信托的要求是:在卓越、精细、务实的基础上成为中国一流的信托公司,实现稳步发展。

今年1月,冯翔以光大信托党委书记的身份赴甘肃兰州,先后拜会了甘肃银保监管局、中国人民银行兰州中心支行等监管单位,甘肃国资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甘肃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股东,看望慰问了公司在甘肃的离退休干部职工。

期间,冯翔曾表示,今后,在集团党委和公司的正确领导下,光大信托将始终严格遵守国家宏观政策和监管要求,扎实推进公司各项工作,实现更高质量、稳定发展。

此后,“成为中国一流信托公司,实现稳健发展”的发展目标在不同场合多次被提及。

绩效黑马或基金池

在新董事长冯翔的一系列表态背后,光大信托已经骑了六年的快马。

根据光大信托年报,其2015年至2020年的信托资产总额分别为1394.77亿元、3087.80亿元、4784.59亿元、5806.30亿元、7506.17亿元和10260.7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光大信托2019年营业收入41.85亿元,同比增长96.57%,行业排名第九;净利润20.78亿元,同比增长86.06%,行业排名第九;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37.45亿元,同比增长104.43%,位居行业第三。根据银行间市场披露的未经审计的业绩数据,2020年光大信托净利润27.97亿元,营业收入56.64亿元,均同比增长30%以上。其中净利润排名行业第五,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仅次于中信信托。

2015年,光大信托注册资本从10.18亿元增加到34.18亿元。根据光大信托2019年年报,2018年12月28日,经中国银监会甘肃监管局批准,光大信托将注册资本由34.18亿元增加至64.18亿元,并于2019年5月20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法定程序。今年4月14日,光大信托宣布公司注册资本正式由64.18亿元变更为84.1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业内人士此前曾向本报记者透露,资金池业务是信托公司快速成长的主要途径之一。

据公开信息,2019年5月,光大信托旗下的“瑞福宝集合基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瑞福宝”)和“浦辉系列集合基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浦辉系列”)被控在新资产管理规定过渡期内使用“报价”产品做资金池业务。

根据光大信托披露的信息,瑞福宝、普汇系列产品不定期开放滚动配送,每期融资期限为3-14个月不等。这些滚动信托计划对每个产品都有一个预期的回报率,所有筹集的资金都在同一个账户中收集。产品投资方面,瑞福宝管理报告显示,瑞福宝主要投资标准化金融产品,包括高流动性、低风险资产、金融产品优先或中间份额、境内外金融机构发行的标准化金融产品。在浦汇产品投资中,其他标准化金融资产占比86.005%。但具体的投资产品和实际收益不详。

据信托管理报告显示,瑞福宝、普汇系列产品的规模经历了规模的快速增长。其中,瑞福宝2015年12月底规模为17.05亿元,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福宝信托规模为400.88亿元。浦辉产品规模2018年第二季度末为174.81亿元,2019年第一季度末飙升至364亿元。

光大信托的业绩也与资金池信托产品同步飙升。光大信托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1.29亿元,同比增长87.43%;净利润11.17亿元,同比增长112.04%,与当时行业普遍负增长形成鲜明对比。

“洞”的遗产

在业务规模快速增长后,光大信托项目的风险逐渐暴露。

记者发现,光大信托的业务较为传统,主要分布在三大领域:政府信托、房地产和工商企业。其年报显示,2014年至2020年,基础行业、房地产和工业信托资产的使用和分配分别占39.04%、12.22%和28.9%;45%、8.39%、24.25%;37.65%、10.26%、28.40%;31.43%、13.07%、31.42%;28.42%、11.97%、32.00%;25.80%、8.80%、37.40%。

以政治信托业务占比最高为例。目前,光大信托正在进行司法追偿项目,包括青海投资和郁亮集团项目。根据相关判决,光大信托已从青海投资收回贷款本金18.12亿元,从郁亮集团项目收回贷款本金3.95亿元。

据《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光大信托近两年具有逾期赎回风险的政信产品至少包括智星5号、洪欣6号、洪欣4号、广元建投1号产权信托、洪欣10号等多种信托产品。对应的融资方为遵义红花岗区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贵州新浦经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贵州西南交通投资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广元三江新区建设,对应的信托规模分别为3.5亿元、5亿元、2亿元、2.5亿元、2.95亿元。

仅本报记者掌握的几个逾期的政信产品,就积累了超过20亿元的计划融资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光大信托处理超期政信产品的主要方式之一是“公正交易”。

之前有媒体报道提到,光大信托到期后,如果融资人未能偿还本金,往往会先支付给客户。

一位曾代销光大信托产品的第三方人士也告诉本报记者,他了解到的几款光大信托政治信托产品刚刚进行了互换。此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光大信托普遍要求当地政府发函解释政府和信托的不良项目迟迟不处理。

在房地产业务方面,公开信息显示,光大信托对雷富生、泰和等房地产企业进行了踩踩。其中,光大信托向泰和集团提供综合授信额度200亿元;光大信托与傅生签署了100亿元人民币的战略合作协议。

此外,据本报记者了解,2020年2月到期的工商企业项目光大龙昊二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龙昊二号”)已逾期。

根据记者获得的产品数据,龙昊二号融资人为广东龙昊公路桥梁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昊桥梁”),担保人为龙昊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昊集团”),融资规模为8.8亿元,到期日为2021年2月2日。值得一提的是,记者获得的龙昊二号报告显示,光大信托还批准向龙昊集团发放规模为10亿元的3年期信托贷款。

记者获得的龙昊二号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复印件显示,转让方为龙昊二号受益人,受让方为光大信托。

上述第三方人士表示:“(龙好2号)春节前到期,将在春节后15个工作日左右支付给投资人。”

截至发稿时,记者注意到,根据天眼超的统计信息,光大信托作为原告/上诉人,涉及诉讼纠纷46.09亿元。

主基金加仓列表实时更新,在APP >中免费观看;>。

(文章来源:中国商报)


以上就是交银保本光大信托新任董事长冯翔“悬崖”上马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承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