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耶伦投票通过了美国财政部长的提名 股票短线

时间:2021-02-15 17:04:04作者:佚名

美国参议院投票通过,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当选美国财政部长。

扩展阅读:

耶伦的强势美元政策

自去年3月底以来,美元指数已从峰值下跌逾10%。一时间,市场上看跌美元指数进入中长期贬值通道。1月19日,美联储前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被提名为第78任财政部长时表示,美国不会通过货币贬值来获得出口竞争优势。这引发了许多对美国政府回归强势美元政策的猜测。

虽然我不认为美元必然会进入中长期贬值周期,但我仍然认为,美国政府会阻止美元贬值的结论可能是市场想多了。

强势美元政策不等于美元升值政策

对此,笔者早在去年12月8日《中国商报》“谈强势人民币”一栏就介绍了强势美元政策的背景和内涵。为了保证内容的完整性,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1995年初,时任克林顿政府第二任财政部长的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提出“强势美元符合美国的利益”,并采取措施扭转美元的下跌趋势,美元开始了七年的上涨趋势。强势美元政策的背景是1985年广场协议后美元持续走软,损害了市场对美国金融体系的信心,影响了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到1994年底,美元指数比1985年9月20日(广场会议前夕)下降了37%。在鲁宾担任第70任财政部长期间(1995年1月10日至1999年7月2日),美元指数上涨了17%。强势美元抑制了通胀,并为货币宽松政策赢得了空间。与此同时,强势美元吸引了外资流入,弥补了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

虽然强势美元政策是从弱势美元指数到强势美元指数开始的,但无论美国经济形势如何,美元指数走势如何,美国支持强势美元的表述自那以后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甚至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美国就成了危机的发源地,时任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和他的继任者蒂莫西·盖特纳一再强调“强势美元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事实上,那是在2002年至2008年美元大贬值周期期间。面对国际社会对美联储放水和竞争性贬值的指责,时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认为,实施量化宽松是为了稳定美国经济和金融,美元贬值是结果而不是货币政策目标,美国会更好,世界也会更好。

由此可见,强势美元的政策不是奉行美元汇率只涨不跌的政策,而是坚持经济强,货币强,美国好,世界好。这类似于中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的思路。

不要高估政策对美元指数走势的影响

广场协议被认为是西方成功干预的经典案例,导致美元对日元、德国马克等货币大幅贬值。但早在广场会议之前,80年代上半期美联储高利率和反通胀引发的美元泡沫就开始破裂。1985年9月20日星期五,广场会议前夕,美元指数从同年2月15日的高点回调15%。在1985广场会议后的剩余时间里,美元指数仅下跌了12%。所以与其说是广场协议导致了美元的调整,不如说是协议迎合了市场趋势,加速了市场调整。

1987年2月22日,西方在巴黎卢浮宫再次相遇。议题之一是加强国家间的政策协调,并将汇率稳定在当前水平。背景是广场协议后,1987年2月20日(星期五)美元指数下跌29%,影响国际金融稳定。然而,卢浮宫协议直到1992年9月2日才改变疲软的美元,当时它触及了这一轮美元贬值周期的低点,比卢浮宫会议之前低了21%。因为卢浮宫会议在外汇联合干预中失败,基本上被世人选择性遗忘。

鲁宾的强势美元政策并非立竿见影。到1995年4月18日,美元指数比鲁宾上任的1月10日下降了9%。直到1996年5月底,也就是他出任财政部长一年多以后,美元指数才回升到他任职之初的水平。

重商主义的特朗普政府讨厌强势美元。他坚持认为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是在搞竞争性贬值,所以一直在积极鼓励美联储降息,甚至引入负利率。但在他任职期间(2017年1月20日至2021年1月19日),美元指数下跌11%,远低于此前美元汇率轻松调整40%以上的水平。而且,在他任职期间,美国指数涨跌互现,去年3月19日创下他任职期间的新高,直到5月中旬才跌破100。

如前所述,汇率是美国经济政策的结果,而不是目标。这是由当前以美元为基础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逻辑决定的。美国可以凭借美元的霸道霸权将危机转嫁到外部世界。即使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但美元仍然扮演着传统避险货币的角色,美国仍然可以零成本从市场筹集资金。

但是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美国付出的代价就是N-1问题。一方面,世界上其他国家可以选择贸易顺差或逆差,只有美国只能是贸易逆差,为世界提供作为世界最后一个消费国的国际偿付能力。另一方面,其他经济体可以选择其货币对美元的汇率,但美国不能选择美元对其他货币的汇率。现实中,其他货币对美元的双边汇率升值称为升值,而判断美元对外升值和贬值则取决于美元指数等多边汇率。

当然,这并不是说美国政府对美元汇率走势无能为力,但它最大的武器是美国经济政策的强大溢出效应。特别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它们有“原罪”,如对国际偿付能力的严格限制和不发达的地方金融市场,在美元强弱的周期性转变中一再受到“剪切”。当美元进入弱势周期,即美元利率低,美元指数疲软时,新兴经济体面临热钱流入和本币升值的压力。这时候他们要么接受本币升值,损害出口竞争力,要么接受增加外汇储备,为美国提供低成本融资。当美元转入强势周期,即美联储加息、美元指数走强时,新兴经济体面临资本外流、本币贬值的压力。此时,他们要么接受本国货币贬值,增加外债还本付息负担,要么接受外汇储备下降,刺激更多资本外流,甚至外逃。

作为美国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的主要国际定价和结算货币,美国不怕美元汇率波动的风险。而且浮动汇率总是有起有落的,汇率的起起落落都有利弊。因此,美国没有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常见的对浮动汇率的恐惧。用一个小型开放经济体的心态去揣摩美国人对汇率波动的市场感受和政策反应,可能跑题了。

不要高估耶伦阻止美元汇率调整的决心

在1月19日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耶伦积极支持拜登政府启动1.9万亿美元的抗疫情救助计划。尽管这被认为会影响美国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但耶伦表示,鉴于新的肺炎疫情,未来几个月必须采取进一步行动增加财政支出,以促进疫苗的分发,开放学校,确保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行。从长远来看,美国经济需要依靠增加基础设施和科学研究与发展的投资来应对日益激烈的全球竞争。如果目前缺乏更多的财政救助资金,这将对美国经济造成持久的创伤。

理论上,美国财政赤字的扩大可能会损害美元的国际声誉,进而导致美元走软,更别说动摇耶伦倡导财政刺激的决心了。因为如果美国经济不能顺利度过这个黑暗的冬天,如何才能享受更美好的明天?事实上,在拜登政府巨额财政刺激计划公布后,美元并没有进一步走软。相反,市场上出现了所谓的经济反弹和通胀上升的“通胀交易”,推高了美国债券的收益率,推动美元指数反弹至90以上。

耶伦关于强势美元政策的声明只是向外界宣布,美国财政部已经重新获得了汇率政策的管辖权。与中国不同,美国持有外汇储备资产(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受托经营外汇储备),对汇率政策有管辖权。财政部每半年发布一次国际汇率政策评估报告。除了美国财政部长,包括总统在内的其他官员原则上不评论汇率问题。前任总裁是个难得的例外,不仅评论股市,还评论外汇市场,市场极度不安。事实上,候任财长耶伦的最新声明告诉市场,美国仍是前美国,美国政府将回归对美元的传统不干涉态度,美元汇率走势仍由市场决定。另外,投资者也不想有一只强有力的有形之手在外汇市场上游走。这不是惊喜,而是震惊。

某种程度上,对现实口头上支持的强势美元政策,也有安抚市场的作用。去年,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曾承认,美国政府需要市场帮助才能进行大规模赤字融资,但这位前总统却处处挑起事端,这基本上得罪了全球所有的大款。因此,美国债务只能落入美联储手中。去年,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增持了2.36万亿美元的美国债务,相当于新美国债务未偿金额的52%。全年,美联储持有美国债券市场的比例全年上升6.9个百分点;相反,前11个月外国投资者的市场份额下降了3.8个百分点。

现在,耶伦重申,美元走强短期内与美元走强关系不大,但如果市场继续相信强势美元政策背后的“经济走强、货币走强、经济稳定、货币稳定”的逻辑,仍将有助于增强投资者持有美元资产的信心。(来源:中国商业新闻)


以上就是耶伦投票通过了美国财政部长的提名股票短线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承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