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兴蓉投资股票」保利集团和融创先后退赛,换“接收方”难

时间:2021-04-17 03:57:24作者:佚名

虽然云南城投(600239)成功获得两处房产,但融创中国在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放”)的混改中失败。

据媒体“一地产”消息,融创工作组近期退出田放混改,距入驻仅半年。在此之前,保利集团作为托管集团进驻田放,但以失败告终。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两家企业的相继退出与田放的债务和土地属性不明有关。随着上述两家房地产企业的退出,成为一部年度悬疑剧。

田放的混改难以推进,保利和融创相继退出

2019年初,天津市国资委一口气启动了100家国企混改工程,将天津的混改推向高潮。

然而,令人尴尬的是,作为天津最大的国有房地产企业,田放集团的混业改革工作一直停滞不前。据“一地产”消息,融创在托管半年后终于退出田放混改。蓝鲸地产致信田放集团面试,对方未予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田放一年内第二家企业。2018年12月26日,田放上市平台田放发展(600322)宣布保利将介入田放混改,但好景不长。4月24日下午,有消息称保利工作组已于当日退出。

4月29日,田放发展宣布控股股东田放集团计划重启混合所有制改革,证实了保利退出田放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消息。伴随着上述消息,融创介入了田放的混改。当时,在业界眼中,田放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如意郎君”。

一方面,融创作为五强房地产企业的一员,无论是资金还是收购经验,都是民营企业中数一数二的。融创在天津的总部更熟悉政府关系。另一方面,田放丰富的土地资源也为融创进入市场提供了充足的动力。根据嘉里公布的“2017年房企价值排名”,田放土地储备价值为757亿。

然而,这笔交易以“M&A国王”融创的退出而告终。曾经领导过某国企混改的孙文华博士向蓝鲸地产指出,国企混改的难度往往伴随着历史问题而复杂化。

“从田放混合改革的角度来看,首先要解决田放的债务债权继承和清偿问题,其次要解决企业人员安置问题。田放问题是一个历史问题,需要系统地解决。”孙文华指出。

田放在这两方面都不乐观。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田放负债总额为1973.4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97.36%,其中流动负债为988.69亿元。员工方面,截至2017年4月30日,田放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员工6558人,其中在职员工5105人。

此外,蓝鲸地产注意到混改中包含的资产可能存在一些问题,也给未来发展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根据田放集团发布的《重大事件披露》,房地产土地不清的资产有13项,要么是无土地证,要么是划拨土地。

下一个“接收者”会是谁?

而老病多的同时,这种“肥肉”的吸引力也在下降。

蓝鲸地产了解到,经过两年的楼市调控,天津楼市也经历了盘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0月,天津新房价格环比下降0.4%,同比上升1.3%。

随着央企巨头保利集团和融创中国相继退出,下一个田放的接收方会是谁?

事实上,早在2017年混改开始时,田放就明确列出了准投资者的条件,并对企业的资本和规模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可取的方向应该是国内综合实力排名前30的房地产企业和具有规范的现代企业制度的股份公司。

然而,业内人士认为,如果田放想找到一个理想的收购方,它应该首先修改招标方案。其中,孙文华建议,为了推动公寓混合装修,天津市政府可以通过“混合装修方案”招标的方式,邀请第三方参与提供专业的混合装修方案。

他进一步指出,田放的混合改革不应该是一个失去负担(用土地代替)的混合改革,而是一个由强硬的领导人推动的渐进的(用削减业务进行改革)混合改革。公司债务、子公司业务、转型方向要梳理清楚,“要清理,要止血”。

现在,王振宇接任田放董事长已有14个月,田放开始混合改革也有两年多了。面对田放集团难以“收购”的困境,天津SASAC将如何推进?蓝鲸地产将继续观察。


以上就是兴蓉投资股票保利集团和融创先后退赛,换“接收方”难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承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