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借贷App收割:低利息诱惑,链接黑网贷,强制贷款,冒充银行 股票交易时间

时间:2021-03-29 21:04:28作者:佚名

“我没有申请贷款,平台审核贷款。”王马克(化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一个贷款App上注册了包括银行卡号在内的个人信息,但并没有操作贷款步骤,而是多次贷款。

在实际测量中,记者也遇到了个人信息被泄露,被迫给出额度的情况。类似的现象并不少见。在视频平台上看几个视频的时候会弹出一个贷款促销,点外卖的时候会出现一张减点击优惠券...各种方式引导用户到处打开贷款功能,花式感应,门槛低,很多用户都是“收获”的。

近日,监管部门出台文件规范大学生网络消费贷款,再次引发市场对借阅App乱象的担忧。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看到,部分借贷应用一周被举报超过30次,很多用户举报“挂黑贷”和“强制贷款”。

对此,业内人士建议,不要点击未知链接。密集点击不同的网贷平台可能会影响征信。

与此同时,也有迹象表明,在评估不良和各种规范性文件的情况下,持牌机构“不敢放贷”,但市场对放贷的需求依然旺盛,给非法网贷平台提供了生存土壤。业内人士认为,应引导好钱驱逐坏钱,监管应完善覆盖面广、差异大的服务金融体系,被许可方应通过分类分层,适当调整信贷产品,满足不同普惠金融的需求。

用户投诉

强行放贷也被暴力催收,3900元的货款几乎翻倍

看到一个贷款链接,王马克下载了App,并以“尝试是否发放贷款”的想法填写了基本信息。他以为自己只是简单的注册了一下,没想到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连续两次被迫借钱,被暴力催收。

近日,王马克在黑猫平台上发起对“可信钱包”的投诉,举报其暴力催收、高利贷和未联系客服。他告诉《新京报》壳牌财经记者,他在3月9日“信钱包”推出的“快乐借贷”平台上填写了自己的姓名、银行卡号等基本信息。

“我没有申请贷款,平台审核下次还款。”3月14日,王马克突然接到催收电话。查询短信后发现银行卡有1560元的存款,日期是3月10日。但收款人告诉他还款3000元,也是“HAppy Loan”app上显示的贷款金额,还款日期是3月14日。

传输和聊天记录由用户王马克(化名)提供。

第一次接到电话的王马克有点惊慌失措。她先按照App显示的贷款金额还贷,没想到当天晚上有一笔4500元的贷款在审核中。第二天(3月15日)上午,王马克再次收到转账,金额为2340元,而App显示还款金额为4500元,还款日期为3月19日。

“是从私人银行账户转账两次,来电显示是国外号码。”第二次收到贷款转账的王马克立即以同样的方式返还了2340元,并向警方报案。他意识到对方有套路,不是“输一点点”就能继续的。两次贷款3900元,却被要求还款近两次。

3月16日,王马克在黑猫平台发起投诉。根据平台信息,“信钱包”3月17日回复,但内容被隐藏。王马克说,首先,一个自称“信钱包”客服的人用他的私人手机号码打电话,说查询发现他没有浏览“信钱包”应用,要求取消投诉。但当天晚上,另一名“平台工作人员”用私人手机号码打来电话,表示客服“不方便承认这些平台的存在”,并向王马克提供了一个注册并保留在后台的QQ号码,供他协商。

王马克联系了QQ号,对方承诺还完第二笔贷款本金后注销他的账户(指实际收到的2340元)。但不仅没有注销,3月19日,王马克再次接到电话,要求他偿还4500元,否则他会打电话给通讯录中的所有人。

和王马克一样,李勇(化名)也被迫付款。3月18日,李勇也在黑猫平台发起投诉,声称“信用钱包”故意链接黑色网贷“hub lot”App强行支付1000元,两天内还了1800元,但现在找不到还款路径。

用户李勇(化名)被迫支付1000元。

更糟糕的是,杨超(化名)不仅未能获得贷款,而且银行卡资金被转移走了6000元。3月19日,他在黑猫平台上投诉,称自己接到上海静安华谊小额信贷有限公司的电话,称“信用钱包”提供了他的信息,准予贷款3万元,但银行卡必须先有6000元。问杨超要验证码,杨超转账后告知验证码,没想到又存了钱直接被扣。“现在6000块钱还没追回来。”3月22日晚,杨超告诉记者,他也选择了报警。

记者注意到,在3月15日至3月22日的一周内,黑猫平台上有超过30起针对“可信钱包”的投诉。被采访用户向记者提供的“Letter Wallet”客服电话是手机号,多次无人接听。“只有他们主动联系你,你才找不到过去。”杨超说。记者在“信钱包”App封面上以028开头拨打客服热线,被告知号码已过期。

记者测量了一下

冒充银行等正规机构,只需填写手机号就可以通过初审

据App Store“信用钱包”介绍,是国内知名的现金平台,致力于解决应急需求,额度极高,产品多样化。新手注册可以享受1088元红包。在安全性方面,它被称为“多维隐私保护、数据存储和访问隔离”。

“信用钱包”应用程序中有许多指向在线贷款平台的链接。宣传金额从1000元到30万元不等。一般说30分钟,10分钟甚至2分钟就到了,月息在0.6%-2%之间。分为“大众推荐”、“小额贷款”、“高通过率”、“大额分期”四类。

3月21日下载后,记者在热门推荐中随机点击了“国外钱罐贷”、“你贷”、“阳光优贷”三个网贷链接,只填写手机号显示预估额度。如果想实际获得贷款,需要下载各个网贷平台的独立app,但记者没有进一步操作。

以“向外币罐借钱”为例。点击“可信钱包”查看估计限额。如果你真的得到了贷款,你需要下载“向外币罐借钱”应用程序。

当天下午,记者点开三个网贷链接约一小时后,就接到一位自称“广信银行直贷中心”的员工电话,称“心有钱包”是他们的推广渠道之一,并看到了记者的贷款申请。

这个“员工”所说的“广信”,是指广发银行和中信银行。因为“银行不接受散户的申请”,前期负责银行信用贷款的资格审查,只需要简单了解信息就可以知道可贷金额和月息,银行贷款。

记者发了一条虚构的个人信息:24岁,刚毕业工作不到一年,非北京户口,在北京一家私营企业工作,税后月薪8000-9000,交五险一金,无房无车,无商业保险。

“员工”听后直接表示,系统完成后才知道最终授信额度,但预计10万以内不会有问题。当日可携带身份证、银行卡、纸质征信报告到建国门直贷中心营业网点申请。“日利率2%-2.5%,年化利率7.2%左右。属于银行信用贷款。不像网贷,利息比所有贷款都低。”

当记者说短期只需要借15000-20000元时,对方说起贷限额是50000元,用户自己无法决定,因为“银行不可能通过这么多流程贷那么少”。他还建议“可以拿这个(5万)去还网贷”。

CGB和中信银行的客服人员都表示没有“不接受散户”。个人信用记录良好的用户可以在银行网点申请贷款,消费贷款可以通过网银和手机银行在线申请。“填完资料,贷款有专门的出站线,是官方座机号码。不会以个人名义营销。如果你接到私人电话,你不必理会。可能是诈骗电话。”广发银行客服表示。

中信银行客服提醒,如果有人在网上打电话,不要轻易相信,先确认他是哪个网点员工,工作号是什么。限额以实际审批为准,不存在强制性的“下限”。贷款要有实际用途,不允许用户偿还网贷,也不收取费用和押金。

3月22日,另一名自称“安全、善于放贷”的员工打电话告诉他,他在后台看到了记者提交的贷款申请。“你的贷款申请初审通过,初审金额只有1-3万元。具体额度需要加到我们官方微信提交个人信息。我会立即上报并批准。”

“员工”说电话是系统打来的,看不到用户信息,但“用户肯定申请过”。如果你想获得贷款,你需要提交进一步的信息。如果目前没有工作单位,学生应该可以(批准)。提交渠道是通过他们的“官方微信号”,但他说的是个人微信号,他解释为“一对一客服”,觉得额度和利益合适就可以处理。

他反复强调,平台利息不高,“60块钱一个月借一万块钱的利息”。记者问年利率是多少。他含糊地回答,“我没数过,就乘以12。”

然后记者打电话给平安好代客服,客服人员说属于银行贷款平台,没有和第三方合作过。有的券商可能会邀请客户,公司顾问会出面办理贷款。没有私人微信,银行必须核实用户是否有工作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3月21日下载“信钱包”App时并没有看到前述用户提到的三个网贷链接,3月23日进入App,推送的网贷平台与3月21日并不完全相同。截至发稿时,还有营销电话陆续打来。

风险警告

贷款应用程序是分层嵌套的,密集的点击可能会影响信用报告

出借应用程序中有不止一层网络。比如“信用钱包”的入口出现在“一分分期”app中,也链接多个网贷平台。

还有更多的借贷应用植入到我们生活的各个场景:在视频平台上看几个视频,就会弹出一个贷款推广;点击优惠券,在点击外卖付款时,引导用户打开借阅功能;社交、出租车、旅游等应用也嵌入在贷款门户中,用户往往被小恩小惠所诱惑而打开。《北京日报》近日报道称,测试的29款应用中,有26款可以借钱,应用的“金融化”程度相当高。

记者发现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自有执照的组织。奇才智库高级研究员毕表示,这一切都与交通有关。目前金融股太多,电商一般都有自己的渠道。但金融机构自营渠道的流量无法与电商竞争,所以推出了低利率宣传,但都是真实利率不同的片面广告。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所兼职研究员董希真进一步告诉记者,一方面要加强金融消费者教育,普及金融基础知识,提高防范风险的意识和能力;另一方面,借贷平台无论是否许可,都要规范营销推荐的方式和内容,不要被低利率的诱惑诱导甚至误导金融消费者借钱。

“监管部门已发布金融营销宣传文件,并应遵守相关规则。特别是在利率披露方面,应以年化利率为标准,全面准确地披露利息和费用。有的表面利率不高,但除了利息还要收取大量费用,也不规范。”董希淼说。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底,央行、保监会等四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金融营销宣传行为的通知》,对部分不正当金融营销宣传行为提出了明确禁令,包括不得利用互联网开展不正当金融营销宣传活动,不得违反规定向金融消费者发送金融营销信息。

但是现在的借贷入口无处不在,如何防止用户被收割?董希淼说,不要点击未知链接和非标准app,不要填写个人信息。个人需要借钱,应该在金融机构官方app上申请。

毕建议大家不要过多点击网贷平台的链接,因为平台会查看你的信用信息,这些记录被授权人都能看到,不利于后续正式贷款的申请。某国有银行信贷经理也确认,如果你在一段时间内集中向多家机构申请贷款,银行系统在审批时会认为你缺钱,影响授信额度。记者此前打印的个人信用报告也显示,一些非银行持牌机构查询了自己的信用记录。

一些借贷应用程序被宣传为申请一个以上的应用程序可以提高通过率。比如“一分分期”app显示申请三个以上可以显著提高通过率。

一点分期App显示“申请3家以上公司可以显著提高通过率”。

监管超重

在校学生成为侵权的主要对象,监管过重,整改不力

近年来,犯罪嫌疑人依托借贷平台,主要针对年轻人、大学生、无业人员等有消费需求但没有经济实力的群体,进行虚假宣传,引诱他们进入陷阱。

针对网上小额贷款的混乱局面,相关部门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规定。近日,银监会等五部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进一步规范大学生网络消费贷款的监督管理,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网络消费贷款。

3月22日,国家网络信息办和公安部联合发布规定,明确了地图导航、网上取车、网上购物等39种常见类型应用程序的必要个人信息范围,要求运营商不得因用户不同意提供不必要的个人信息而拒绝用户使用应用程序的基本功能服务。

关于暴力催收,今年3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XI)》明确规定,收取高利贷等非法债务的最高刑罚为3年。

浔镇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义告诉记者,非法债务是指没有法律依据的债务,通常包括超过法定贷款利率的债务(高利贷)、赌博和吸毒导致的债务。通过互联网平台或App向不特定人群发放高利贷是违法的,因此产生的借贷关系和债务是不合法的。从民法角度看,超过4倍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部分不受法律保护。

“第十一条刑法修正案增加了追债罪,就是针对这种违法暴力的追债行为,而在网络平台上发生的此类行为也在刑法的打击之列。通过互联网或App发生贷款纠纷后,双方应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法院或者仲裁机构裁决,由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不得私自使用武力。《刑法修正案11》出台后,为了完成催收任务,出借平台必须放弃各种暴力催收行为,否则将成为刑法打击的对象。”王德义说。

《刑法修正案(十一)》实施后,各地检察机关相继起诉了非法追债案件。据《检察院日报》3月22日报道,日前,山东省荷泽市牡丹区检察院对利用泼漆等手段收取高利贷的恶势力成员李龙提起公诉。

解决方案

谁来满足借贷需求,好钱如何驱逐坏钱?

受不良评估和各种规范性文件约束的特许机构也表现出“不敢放贷”的迹象,比如一些特许黄金消费机构下架为学生产品服务。

然而,市场对借贷的需求仍然存在,部分是由消费规模的扩大所驱动的。据新华社报道,2019年中国消费品零售总额超过40万亿元,成为世界第二大消费市场。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保持在60%左右,消费连续六年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

“如果用户是借贷消费,只要额度合理,透支不过度,银行一般不会拒绝审批。”上述银行信贷人士表示,他们担心资金会流入房地产市场,如果出现,将受到监管处罚。今年以来,包括北京在内的许多地方都严格查处了消费贷款和商业贷款的流向。3月19日,北京银行公会进一步向会员银行发出倡议,防止套取银行信贷和挪用个人业务贷款进入楼市。

但市场有很大的潜在消费需求,给了非法网贷平台生存的土壤。我们应该如何引导好钱驱逐坏钱?董希淼认为,要进一步转变观念,相互协调配合,形成合力。建议监管部门继续“堵门”“开正门”:一方面采取各种措施加大整改力度,坚决遏制非法网贷平台的无序蔓延,堵“偏门”;另一方面,要放宽政策限制,进一步放宽正规金融机构对大学生等信贷领域的准入,大开“大门”。

一位小额贷款领域的资深人士也告诉记者,如果市场有需求,就会有供应。普惠金融应该服务于社会上所有有需要的人,这是金融的目的。持牌金融机构应适当调整其信贷产品,并按照更合规的方法发放贷款,如要求担保人和核实收入来源。从政府的角度来看,在加强监管的同时,应鼓励正规金融机构开发合规的信贷产品,以解决贷款需求问题。

去年年底,一些监管机构表示,要继续提高普惠金融的前瞻性和有效性,如构建现代经济体系,完善覆盖面广、差异大的服务金融体系,分类分层满足不同普惠金融的需求。

新京报壳牌财经记者程编辑贾宁


以上就是借贷App收割:低利息诱惑,链接黑网贷,强制贷款,冒充银行股票交易时间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承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