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原对话薛瑞霞:“镜中的我”是一个从外界反映出来的形象,但投射的源头是我自己 广日股份

时间:2021-03-26 09:15:29作者:佚名

原标题:对话薛瑞霞:“我在镜子里”是一个从外界反映出来的形象,但投射的源头是我自己

2021年初,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2020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报告显示,北欧国家在性别平等方面继续领先世界,而中国妇女地位在接受调查的153个国家和地区中仅排名第106位,比2010年低45位。

(图片来源: : :与十年前相比,我们离平等又远了一点。”——known youth)

公众对妇女问题的激烈讨论也让我们看到了当今妇女面临的困难:外貌焦虑、工作场所的性别歧视以及生育权利受到控制...

在不友好的环境中,女性应该如何主动生活?

Marja Kurki中国区总裁、《理想生活:奢华生活实用指南》的作者薛瑞霞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可能性。

薛瑞霞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在中国丝绸进出口公司工作了九年,几乎走遍了全世界。当她周围的人都在赞叹她的作品时,薛瑞霞对她的生活并不满意。因为她觉得大公司就像一个舒适区,时间长了就突破不了。“当你太舒服的时候,你就没有进步。”所以她在任职期间,考上了欧盟总部会议服务中心的并发班,提高英语水平。繁重的学习任务和巨大的文化差异带来的挑战和压力正在向薛瑞霞袭来。当时很多人都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但对于薛瑞霞来说,突破舒适区是她生活的常态。她对这件事并不陌生。

上大学对她来说是一个突破。第一次离家独立生活的时候,她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跟室友合拍。怎样才能让自己适应喜欢热闹的室友?这么多课程,有什么意义?未来的职业发展方向需要考虑吗?当时没有人给她指导,她只好自己摸索。

四年的外语学习给她带来了国际视野,也让她拓展了自己的边界。经过九年的外事工作,她的生活半径不断增大。

这就是为什么她可以在飞往赫尔辛基的飞机上问玛丽亚·古驰一个会改变她的生活的问题:“你想进入中国吗?”

之后,薛瑞霞辞去了九年“铁饭碗”的工作,踏入了自己从未涉足过的时尚行业,开始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创业之旅。

我们创业的时候,90年代初,我们的人对北欧设计的概念不是很清楚,对北欧设计的认知也比较少。另外,当时的人们物质生活没有现在丰富,对领带围巾的认可度也不高。薛瑞霞回忆说,当时消费者对自己产品的评价是:“就那么几行,就为了钱卖?还卖这么贵。”“北欧设计和中国设计是左右两极,一个极简,一个极其复杂。西欧的设计,尤其是受文艺复兴影响很大的美学,在中国人当中很受欢迎。”

于是薛瑞霞不断有计划地推广和传播关于色彩和美的知识,给喜欢美的女生讲课。薛瑞霞带着北欧审美一步步走进中国人群,从大使馆到全国30多个城市,走向无限未来。

不断打破界限,事业有成的薛瑞霞,也是妻子,也是母亲。她的儿子目前在Facebook上做软件工程师。看到她的成功故事,很多人可能会想问:她是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的?这可能是中国成功女性最常被问到的问题,但也从侧面反映了女性面临的真实情况:很多女性不断被职业要求和家庭需求所撕裂,如果稍微偏向一个方面,可能会受到外界的批评。那么薛瑞霞是如何对待家庭和工作的呢?对芬兰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她如何看待中国和芬兰女性地位的差异?当社会不慷慨给女性正面评价的时候,女性应该如何给自己自信?

带着这些问题,搜狐文化开始了与薛瑞霞的对话。

——与薛瑞霞的对话——

(薛瑞霞)

搜狐文化:突破边界会让人兴奋,会带来危险。如何看待这种危险,如何应对它带来的焦虑?

薛瑞霞:突破界限确实会带来不适、焦虑恐惧、期待。我觉得要根据自己的承受能力来把握这种危机感和恐惧感。有些人的舒适区比较窄,但父母只是送他们出国留学,最终还是不适应,辍学了。

心理舒适区的扩大需要循序渐进。生活半径的扩大需要经验,用手势表现知性、优雅、智慧的,一定是那些读了无数人,生活半径超过平均值的人。

搜狐文化:你认为中国和芬兰女性在职场中的地位有什么不同?

薛瑞霞:芬兰甚至北欧都是女性地位比较高的国家。芬兰前总统是女的,挪威总统是女的,芬兰现任总理是30+美女。这在美国或法国都没有发生。芬兰人承认,女性在管理方面比男性更细腻。在职场上,女性几乎与男性平等。

中国女性的地位在世界上相对较高,但女性在高层领导中的比例并没有明显的优势。但是我们公司一直是以女性为主,任何层次的女性都比男性多。

搜狐文化:如今,由于“女性想回归家庭”的传统观念,即使她们在事业上取得了成功,最终也可能选择公务员、职业编辑等稳定的工作。如何看待这一现象?你如何处理家庭和事业的关系?

薛瑞霞:我觉得如果喜欢稳定的人,愿意做一些稳定的工作,选择公务员和事业编是很合适的。公务员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他们需要很强的团队精神,愿意服从。而且公务员要求高,能做出突出成绩。

但是,如果你想有更多的话语权,有一个独立展示的平台,有做更有挑战性工作的激情和欲望,你需要一份可以独立尝试的工作。

事实上,工作可能与家庭护理并不完全冲突。我的偶像之一是雪莉·桑德伯格的脸书首席运营官。她在职期间结婚生子。她在《向前一步》一书中描述的场景是,生完孩子后,她一边喂奶一边在家工作。我感觉女性在不同阶段需要向不同的人生目标倾斜,在出生阶段更关注家庭,但同时也需要关注行业信息,避免信息真空和专业脱节。你需要给自己一个空间,一个真实的空间,甚至是一张书桌,一个人独处思考,不断回顾自己最初的内心,不断更新自己未来的目标,不断问自己这是不是自己的人生。

二是做好时间管理。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可以挤压。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担任首相期间,不时会在家里熨衬衫做饭。我没有最好的平衡。当时我专注于工作。如果有机会重来一次,我想我会选择多陪陪儿子。

幸运的是,事实证明我的家庭和工作相当平衡。我养了一个很优秀的儿子,上海交大毕业,美国雪城大学毕业。现在是Facebook上的软件工程师。可能我和他相处的时间不够,但是每次他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挣扎的时候,都会第一时间找我倾诉。我们母子有说不完的话,也有很多默契。我觉得和孩子做朋友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但是我从来没有碰过孩子的课本,也从来没有和他一起做作业。他的“底层操作系统”没有bug我负责,只要价值观没有问题,职业生活大方向没有问题。有很多家长代替孩子学习做作业,那时间永远不够。作为父母,我们只应对态度和价值观负责,保证孩子的身心健康比成绩重要得多,也更可持续。

搜狐文化:“自信的女人最美”,但一个不自信的人似乎很难自信。社会学家库利曾经提到过“镜子里的自己”这个概念,即一个人对自己的认识是由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和评价形成的。决定我是什么并不完全取决于我。如果一个女生从小就被外界攻击(外貌、能力、性格等。),她怎么能自信呢?

薛瑞霞:这个问题其实很常见。我觉得值得探索。现在无论是在职场还是在其他场合,我更注重对别人的包容,担心对别人造成心理伤害。我以前很急躁,但转念一想,在职场小白的时候,我希望社会对自己友好宽容。那么,我站稳脚跟之后,就不能给别人一些理解和包容吗?

我很赞同自知之明是别人投射出来的说法。我觉得能帮助别人的人越多,能从中获得的价值感就越高,就越漂亮,越自信。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最美的逆行”的医务工作者因为帮助人而美丽吗?《圣母院》中的雨果也把美赋予了丑陋的敲钟人卡西莫多。从更广的角度看美,不用担心任何外貌问题。

圣母剧照:埃斯梅拉达和卡西莫多

自信真的需要资本,自己的本事,外貌或者人品。你可以自学一门技能,一万小时定律告诉人们,一万小时就可以掌握任何技能。

一个热爱工作,精通业务,能帮助别人的人,其实是最美的。

恐怕更难改变的是性格,所以打磨自己的性格需要更多的了解自己,满足自己。让自己快乐,这样才能让别人快乐,才能融入社会,才能建立更多的联系,才能花更多的时间和有正能量的人在一起,才能获得更多的养分。自信需要由内而外慢慢培养,有时从外体现出来。外表是对的,外界反映出来的好评会直接增强我的自信。我在这面镜子里真的是被别人映出来的,但投射的源头是我自己。通过了解自己的内心,在身体上和精神上都在网上做事,你可以让自己感觉很舒服。

在外貌问题上,人的手指有长有短。需要的是发现自己的长处,扬长避短。真的不建议年轻人直接做医美,掌握化妆、发型、穿衣的基本功。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一些知识和技能可以让所有的女人都展现出自己美好的一面。这也是我写《理想生活:奢侈生活实用指南》的初衷之一。

《理想生活:奢华生活实用指南》薛瑞霞中信出版社2020年12月

搜狐文化:有什么适合女性看的书推荐?

这需要根据自己的情况,一方面看自己专业的书,另一方面读书滋养心灵,有时间研究休闲。

创业的时候看的书基本都是管理学,这几年才开始接触心理学。感觉如果再有机会选择,恐怕会选择心理学相关的书籍,这样很多问题就可以从源头上解决了。比如我当时看了很多人力资源管理方面的书,现在看来很多问题的核心在于领导,领导的核心在于内在的力量,而内在的力量在于自我接纳。所以源头在于心理学领域。

女生天生有思想,敏感,乐于接受新鲜事物,所以更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扰,需要一些书籍来帮助她们关心自己内心的真实需求。

-有趣的问题-

搜狐文化:你说你喜欢看巴黎咖啡馆里人的衣服。你发现什么有趣的事了吗?

巴黎人非常喜欢黑色。他们去巴黎,大多是黑人。黑色是最优雅的颜色。他们喜欢在黑色衣服上涂上配饰:夸张的珠宝、丝巾、丝巾、蓬松的头发、漫不经心的装饰,让慵懒的法式风格充满活力、优雅。巴黎市区的画廊太多了,尤其是巴黎圣母院附近的左岸地区。蒙马特高地常年有画家写生,塞纳河周边也经常能看到,给整个巴黎一种浓浓的艺术气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巴黎人如此喜怒无常,因为一年到头呆在巴黎的大画廊里,不看艺术品,没有品味,是很难的。

法国巴黎街头网络拍摄

作者|张露曦

编辑|任辉返回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原对话薛瑞霞:“镜中的我”是一个从外界反映出来的形象,但投射的源头是我自己广日股份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承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