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600238」证监会起底新破获内幕交易案:裙带化特征明显

时间:2021-05-04 01:53:35作者:佚名

  “听消息炒股”文化在A股萦绕已久,随着社交工具的多样化,市场中那些真真假假的“利好消息”依然让很多散户按捺不住。第一财经从证监会独家获悉,有的掌握消息的知情人,也不再仅仅满足于告知自己的兄弟、朋友,还将“利好消息”作为“礼物”送给商业伙伴,送给子女的老师,甚至当地的党政干部。

  成熟的证券市场不一定是价格上涨的市场,但一定是规则明晰、公平公正的市场。为及时遏制内幕交易高发态势,证监会于今年7月启动了针对内幕交易的第三批专项执法行动。这一批案件一共18起,截至目前查处工作已近尾声。但是专项执法行动的结束,并不意味着对内幕交易的打击停止。

  “证监会对内幕交易的监管一直都没有放松,2010年就曾经开展过打击内幕交易的一次专项行动。”证监会稽查部门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制度完善、执法加强,内幕交易得到一定遏制,但是从我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结构、股市文化以及传播手段的发展趋势来看,未来一段时期内幕交易仍将持续高发,稽查部门将持续按照“三个绝不放过”原则,从严打击。

  “内幕+操纵”连环套

  从内幕信息传递对象上看,内幕信息传递主体裙带化特征明显,传递主体从内幕信息知情人的直系血亲向其他近亲属、朋友、同事等蔓延,还出现了知情人向商业合作伙伴等利益相关方泄露内幕信息供其牟利的案例。

  证监会近日向恒康医疗内幕交易违法主体下发的处罚决定书,详细揭露了一起围绕恒康医疗展开的、裙带特征明显的内幕交易案细节。

  恒康医疗4年前的一场资产收购,埋下了一个错综复杂的内幕交易暗局。若不是“保荐专家”、“市值管理专家”谢风华的跌落,刘岳均等人将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半年内赚到3000多万。

  2012年11月,恒康医疗高层为推动公司从制药向医疗服务的转型,开始寻找潜在的收购标的。就在此时,刘岳均控制并经营的四川省红十字肿瘤医院(已更名为成都平安医院)进入恒康医疗高层的视野。2013年1月,双方安排签署收购协议。

  恒康医疗高层通过刘岳均,认识了资阳医院、德阳医院和蓬溪医院的股东、法定代表人王某忠,并表明了收购其三家医院的意愿。2013年6月,收购协议签署完成。

  交易表面上顺利进行,刘岳均暗地里却控制7个他人账户,随着交易推进逐步买入恒康医疗股票,到6月份收购协议完成,买入过程也完成,总计买入760多万股。内幕信息一公开,刘岳均迅速开始抛售,陆续卖出,半年时间不到,获利高达3394.79万元。

  作为标的医院的实际控制人,王某忠在得知收购意向后,就出售三家医院这一事项还征求了另外一位股东薛兵元的意见。薛兵元得知后,也悄悄地进行了内幕交易,获利5万多元。

  值得注意的是,王某忠的亲妹妹王国祥也进行了内幕交易。她利用丈夫的证券账户,通过自己的电脑和手机委托下单,最终获利141.38万元。

  9月21日,证监会对三人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刘岳均被没收违法所得3394.79万,并处以1.021亿元罚款;王国祥被没收141.38万元,罚款424.15万元;薛兵元被没收5.16万元,罚款15.48万元。

  这个过去了4年、裙带特征明显的内幕交易窝案的发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同时期市场操纵案的暴露。就在上述内幕交易进行的同时,围绕恒康医疗还有一个以“市值管理”为名义进行的操纵计划。

  2013年3月,恒康医疗实际控制人阙文彬在上海会见了蝶彩资产实际控制人谢风华。谢风华曾经出版《市值管理》、《中国证券发行制度与市场研究》、《保荐上市》等专业书籍,在业内一度被称为“市值管理”专家。

  阙文彬向谢风华表达了希望高价减持“恒康医疗”的意愿,谢风华表示可以通过“市值管理”的方式提高恒康医疗“价值”,进而拉升股价,实现阙文彬高价减持“恒康医疗”的目的。

  从2013年5月9日起至7月4日阙文彬完成减持“恒康医疗”的期间,蝶彩资产及谢风华向阙文彬提出一系列“市值管理”建议,包括进行战略转型、安排研究员调研、安排财经公关采访、“加强”信息披露等,其中也包括收购医院。阙文彬通过实施部分“市值管理”建议,对恒康医疗股价进行了操纵。

  今年8月,证监会做出处罚决定,蝶彩资产被没收4858万元,罚款9716万元;谢风华被罚款60万元;阙文彬被没收304万元,罚款304万元。同时,谢风华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谢风华2012年1月曾因“保代内幕交易第一案”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数月后就与其妻安雪梅等人出资设立了蝶彩资产,再入江湖。

  一位了解案情的稽查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调查恒康医疗市场操纵案时,调查人员发现了内幕交易线索。按照证监会“绝不放过任何一条违法线索,绝不放过任何一个问题企业,绝不放过任何一家失职机构”的要求,稽查局对线索做了进一步调查,最终发现了四年前的这起内幕交易窝案。

  监管“进化”

  内幕交易行为不断衍生,对监管部门的监管能力不断形成挑战。从目前即将收尾的第三批专项执法案件来看,内幕交易形势依然严峻,并购重组、“高送转”、股权结构变化等环节,依然是内幕交易高风险的领域。

  据证监会介绍,这一批案件呈现出四大特征。一是违法交易金额巨大,涉案金额往往超过千万元,有的甚至数亿元,且一半以上案件获利,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二是亲友之间传递内幕信息比较普遍。内幕信息法定知情人直接交易减少,向亲友泄露内幕信息、建议他人买卖的情况逐渐增多,近四成案件涉及内幕信息多级多向传递。

  第一财经还从证监会独家获悉,有的内幕消息还被当作“礼物”,送给商业伙伴,送给子女的老师,甚至当地的党政干部。

  三是涉案人员众多,既有同一单位多人分别实施内幕交易的,也有同一内幕信息知情人先后向多人泄露内幕信息。四是重复、屡次违法违规多有发生,有的主体因操纵市场违法被证监会依法查处后,又因内幕交易再次被调查;有的上市公司在筹划重大事项时反复出现内幕信息泄露行为。

  第一财经记者从证监会获悉,2012年底十八大召开以来,证监会共启动内幕交易初步调查1277件,正式立案调查430件。其中2016年至2017年8月31日期间,证监会又启动内幕交易初步调查386件,启动立案调查117件,对122起内幕交易案件做出行政处罚。

  2016年正式立案调查的89名内幕交易涉案主体中,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直接交易的占比仅为31%,通过亲友、同学、业务伙伴获悉内幕信息交易的占比达到69%。2017年新增内幕交易立案案件中,传递型内幕交易占比近六成,近四成案件涉及内幕信息多级多向传递。

  不仅如此,由于A股独特的发展情况,监管部门预计,内幕交易仍将长期持续高发。

  虽然打击内幕交易任重道远,但如此前证监会发言人高莉所说,资本市场任何人、任何机构在任何时候的违法违规、破坏市场秩序的行为都有记录,证监会都将盯住不放,彻查严处。

  第一财经从稽查部门获得的最新数据显示,从案件类型来看,三大传统类型案件仍是监管执法重点。截至8月31日,内幕交易初查和立案案件共204起,占比达46%,仍是当前查办最主要案件类型;内幕交易、信息披露违法、操纵市场三大传统类型案件立案数量116件,占比达62%,比去年同期有所增长。

  不过,为了应对违法行为的变异,监管部门的查办手段也在进化。目前稽查部门建立“集团化”办案模式,集中优势力量突破重点案件。

  根据证监会9月22日召开的稽查工作会议安排,稽查执法部门将学习和应用现代科技创新监管方式,适应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革命的要求,立足稽查执法全链条,围绕数据集中共享、智能分析运用、调查取证工具、证据标准控制、案件组织管理、调查辅助支持等平台建设和软件开发,打造稽查办案的“杀手锏”。


以上就是600238证监会起底新破获内幕交易案:裙带化特征明显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承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