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白头湖两起违法案件被证监局罚款60万。赞助经纪公司是太平洋证券 华商基金管理公司

时间:2021-03-28 14:34:23作者:佚名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9日电中国证监会安徽监管局今日公布《中国证监会安徽监管局[2020]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安徽百途湖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途湖”,ST百途湖430738)未按要求披露关联交易及关联资金占用情况,导致相关定期报告出现重大遗漏;2015年虚增利润4000万元,导致2015年年报两次违法违规虚假记载。

一、白土虎未按要求披露关联方交易及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导致相关定期报告出现重大遗漏

安徽胡阿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胡阿祥实业”)、安徽牛伟铸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牛伟铸造产业”)、安徽澳头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头实业”)均为汪舵海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企业。

从股权转让和人员方面来看,安徽伊通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通贸易”)受白图湖和汪舵海控制,符合《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细则(试行)》(国有股转让系统公告[2013]3号)第三十二条和《企业会计准则第36号——关联方披露》第三条的规定。,

自2014年5月初至2017年底,白头湖与其关联方胡阿祥工业、牛伟铸造工业、澳头工业、伊通贸易发生了多次关联资金交易。详情如下:

2014年5月初至2014年底,百途虎共向上述关联方支付2.72亿元,同期共收到上述关联方支付的2.72亿元。截至2014年底,上述关联方占用资金期末余额为33.93万元。

2015年,白土虎共向上述关联方支付3.4亿元,同期共收到上述关联方支付的3.4亿元。截至2015年底,上述关联方占用资金期末余额为5.47万元。

2016年,白土虎共向上述关联方支付3.99亿元,同期共收到上述关联方支付的3.64亿元。截至2016年底,上述关联方占用资金期末余额为3539.26万元。

2017年,白土虎共向上述关联方支付2.69亿元,同期共收到上述关联方款项2863.81万元。截至2017年底,上述关联方占用资金期末余额为2.76亿元。

对于上述关联基金交易,百途虎未履行相关审查程序,也未履行及时披露的法律义务,也未在2014-2017年度报告中披露。此外,百途虎在2014年至2016年的年报中没有披露上述四家关联方的资金占用情况,在2017年的年报中也没有披露伊通贸易的资金占用情况。

二是白土湖虚增2015年利润4000万元,导致2015年年报出现虚假记载

2015年12月1日,白土虎与桐城经济开发区某开发公司(以下简称桐城某开发公司)签订《贷款协议》,借款周转金5000万元,贷款期限为2015年12月1日至2016年1月1日。2015年12月20日,百途虎、胡阿祥实业和桐城某公司分别签订协议,百途虎将应付桐城某公司贷款4000万元的债务转让给胡阿祥实业,百途虎承担担保责任。此外,白土虎还承担了对桐城某公司的剩余还款义务1000万元。2015年底,白土虎以桐城某公司同意放弃欠款4000万元为由,确认债务重组利润4000万元。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12号——2006年债务重组》第二条、第三条规定,上述4000万元不应计入债务重组利润,白土虎虚增利润4000万元,导致2015年年报出现虚假记载。

安徽证监局认为,白头湖作为上市公司,没有按照规定披露关联交易。披露的2014-2017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和虚假记载,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96号)。根据《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60条,第20条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193条

时任百途虎董事长兼总经理的汪舵海知晓并直接领导了百途虎的上述违法行为,是直接责任人。当时的首席财务官刘长金、吴对公司2015年频繁的大规模资本流入流出和大规模债务重组的利润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或不同意,未能履行尽职调查义务。他们是对公司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其他人。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以及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安徽省证监局决定:

一、责令白头湖改正,给予警告,并处60万元罚款;

二、给予汪舵海警告,并处30万元罚款;

第三,对刘长进和吴分别给予警告和3万元罚款。

中国经济网发现,百途虎前身为安徽百途虎汽车配件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8日。2011年12月5日,公司名称由“安徽百途虎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变更为“安徽百途虎动力有限公司”。2013年11月18日,安徽百途湖电力有限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白土虎于2014年4月30日在新三板上市,太平洋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为保荐经纪人。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保荐经纪人持续监管指引(试行)》第九条规定:保荐经纪人应当监督上市公司建立并有效执行内部管理制度,包括但不限于会计制度、财务管理和风险控制制度,以及对外担保、重大投资、委托理财、关联交易等重大经营决策的程序和规则。

《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公开转让股份的科技创新公司持有特殊表决权股份的,应当在公司章程中规定以下事项:

(一)特殊表决权股份的持有人资格;

(二)特殊表决权股份拥有的表决权数量与普通股拥有的表决权数量的比例;

(三)股东大会上持有的特别有表决权的股份可以参加表决的事项范围;

(四)特殊表决权股份的锁定安排和转让限制;

(五)特殊表决权股份和普通股的转换;

(六)其他事项。国有股转让制度应当对特殊投票权公司投票权差异的设定、存续、调整、信息披露和投资者保护等方面制定具体规定。

《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六十条: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应当聘请具有保荐资格的机构作为保荐人,其保荐业务适用《证券发行上市保荐管理办法》(以下简称《保荐办法》)的有关规定,但本办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披露的信息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三十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3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的罚款。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提交相关报告,或者提交的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3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的罚款。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的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教唆从事前两款违法行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以下是原文:

中国证监会安徽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2020]7号

当事人:安徽百途湖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途湖或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安庆市桐城经济开发区。

汪舵海,男,1974年5月出生,时任百途湖董事长兼总经理,住址在北京市朝阳区。

刘长金,男,1979年11月出生,2013年11月至2016年3月担任百途湖董事兼首席财务官,2016年3月至2016年8月担任百途湖董事兼副总经理。他的地址是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

吴,男,1965年7月出生,于2016年3月至2017年6月担任百途湖董事兼首席财务官,于2017年6月至2018年2月担任百途湖首席财务官。他的地址是安徽省桐城市大观镇。

根据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年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局对白土虎违法信息披露行为进行立案调查和审理,并将当事人依法享有的事实、理由、依据和权利告知当事人。双方当事人白素虎、、刘长进、吴均作了陈述和申辩,刘长进要求开庭审理,现已立案。

现已发现白土湖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白土虎未按要求披露关联方交易及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导致相关定期报告出现重大遗漏

安徽胡阿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胡阿祥实业)、安徽牛伟铸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牛伟铸造业)、安徽澳头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头实业)均为汪舵海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企业。

从股权转让和人员方面看,安徽伊通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通贸易”)由白土虎和汪舵海控股,符合《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细则(试行)》(国有股转让系统公告[2013]3号)第三十二条和《企业会计准则第36号——关联方披露》第三条的规定,伊通贸易为

自2014年5月初至2017年底,白头湖与其关联方胡阿祥工业、牛伟铸造工业、澳头工业、伊通贸易发生了多次关联资金交易。详情如下:

从2014年5月初至2014年底,百途虎共向上述关联方支出272,199,211.47元,同期共收到上述关联方271,859,910.47元。截至2014年底,上述关联方占用资金期末余额为339,301.00元。

2015年,白土虎共向上述关联方支付339,813,019.51元,同期共收到上述关联方支付的340,097,583.31元。截至2015年底,上述关联方占用资金期末余额为54,737.20元。

2016年,白土虎共向上述关联方支付399,423,873.60元,同期共收到上述关联方款项364,086,032.81元。截至2016年底,上述关联方占用资金期末余额为35,392,577.99元。

2017年,白土虎共向上述关联方支付269,203,570.11元,同期共收到上述关联方支付的28,638,075.38元。截至2017年底,上述关联方占用资金期末余额为275,958,072.72元。

对于上述关联基金交易,百途虎未履行相关审查程序,也未履行及时披露的法律义务,也未在2014-2017年度报告中披露。此外,百途虎在2014年至2016年的年报中没有披露上述四家关联方的资金占用情况,在2017年的年报中也没有披露伊通贸易的资金占用情况。

二是白土湖虚增2015年利润4000万元,导致2015年年报出现虚假记载

2015年12月1日,白土虎与桐城经济开发区某开发公司(以下简称桐城某开发公司)签订《贷款协议》,借款周转金5000万元,贷款期限为2015年12月1日至2016年1月1日。2015年12月20日,胡阿祥实业白土虎与桐城某公司签订协议,白土虎将应付桐城某公司贷款4000万元的债务转让给胡阿祥实业,白土虎提供担保责任。此外,白土虎还承担了对桐城某公司的剩余还款义务1000万元。2015年底,白土虎以桐城某公司同意放弃欠款4000万元为由,确认债务重组利润4000万元。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12号——2006年债务重组》第二条和第三条规定,上述4000万元不应计入债务重组收益,白土虎虚增利润4000万元,导致2015年年报出现虚假记载。

上述事实有白头湖2014-2017年年报、相关人员查询笔录、财务凭证、相关协议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综上所述,我局认为,白土虎作为上市公司,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披露的2014-2017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和虚假记载,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96号)第二十条的规定。根据《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六十条,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条。

时任百途虎董事长兼总经理的汪舵海知晓并直接领导了百途虎的上述违法行为,是直接责任人。当时的首席财务官刘长金、吴对公司2015年频繁的大规模资本流入流出和大规模债务重组的利润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或不同意,未能履行尽职调查义务。他们是对公司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其他人。

双方当事人白土虎和汪舵海在答辩状材料中提出以下论点:1 .经相关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关联方资金往来金额与行政处罚事先通知中的认定存在差异的;2.桐城某公司对白土湖的债务免除是独立、真实、合法、有效的,在2015年度财务报告中有记载和说明,2015年度财务报告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后制作。列为营业外利润不违反相关会计准则,4000万元的利润是真实反映,不存在虚假增加利润或虚假记载。综上,请求减轻处罚。

当事人刘长进在答辩状材料中提出以下论点:1 .本人不知道也没有参与桐城某公司免除白土湖4000万债务,2015年虚增利润与本人无关;2.作为财务总监,只签了2014年度审计报告,发生时间短,资金结余少,情节轻微。他还反对2014年年报,拒绝签字;3.任职期间,每日关注关联交易,并提出异议。当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承诺整改但未兑现时,只能辞职。本人有勤勉尽责的初心和实际行动;4.相关关联公司长期受实际控制人及其家族控制。包括付款在内的所有业务授权仅接受实际控制人的指示。作为财务总监,我对与支付相关的事项没有决策权;5.在白图湖任职期间,不从事信息披露,不应对信息披露的完整性负责;6.2014年度审计报告已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经纪人持续监管,未提出异议,影响了我对信息披露规则的理解;7.诉讼时效已过两年。综上,请求免除处罚。

党的吴在答辩材料中提出了以下论点:1 .白图湖于2016年6月6日发布了首席财务官的任命文件。在此之前没有实际履行和不能实际履行财务总监职责,没有在2015年度会计报表上签字;2.董事长向财务部提供的债务免除协议为原件。经会计现场确认,该协议是真实的,不是伪造的。按照规定进行核算,并在2015年度报告中披露;3.在担任首席财务官期间,他只负责财务部,不负责财务部。虽然他不负责和主持公司的资本运营,但他仍然采取措施加强公司的资本合规运营,并认为他已经履行了首席财务官的职责。综上,请求免除处罚。

经审查,我局认为:

关于双方当事人白土虎和汪舵海提出的辩护意见,首先,相关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达意见的审计报告,数据涵盖的时间段与本案不同。因此,没有采纳当事人的辩护意见;二、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12号——2006年债务重组》的相关规定,桐城某公司免除白土虎债务4000万元,同时经协议确定由同一实际控制人下的胡阿祥实业承担该债务4000万元。桐城某公司未作出实质性“让步”,不符合债务重组标准的相关规定。白土虎应该不会确认4000元。综上所述,白头湖和汪舵海的论点是不被接受的。

关于当事人刘长进提出的答辩意见,一、刘长进是公司财务总监,是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应对信息披露的完整性负责;第二,我认为中介机构的专业报道和意见,相关违法行为发生时间短,资金余额少,并不是法律免除处罚的理由;三、2017年12月,与白土湖相关的违法行为被我局发现,未超过诉讼时效;第四,本案证据可以发现,刘长进在担任首席财务官期间知悉公司的关联交易和外部资本交易。刘长进作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兼副总经理,声明相应的定期报告真实、准确、完整,并对2014年度和2015年度报告的重大遗漏承担相应责任;第五,结合案卷证据和当事人提供的材料,采纳刘长进关于2015年虚增利润的答辩意见。考虑到上述情况,刘长进的责任应适当减轻,罚款数额应适当调整。

关于吴一方提出的申辩意见,首先,虽然公司的任职文件显示吴只负责财务部门,不负责财务部门,但根据《公司审批权限管理办法》、《审批权限明细清单》及相关人员的询问笔录,可以认定吴知晓公司的对外资本交易等情况。同时,作为首席财务官,吴应特别关注公司对外资本交易、关联方资金占用等日常事宜。故不采纳吴关于履行财务总监职责的答辩意见,吴应对白头湖2016年度报告的重大遗漏负责;二是2016年3月30日百途发布公告,审议任命吴为公司首席财务官。2016年6月6日,公司发布《人事任免决定》,任命吴为公司财务总监,分管财务部。虽然吴在履行职责时有困难,但在2015年度报告中,他以财务总监的名义声明保证财务报告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并未向投资者发出风险警示,仍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再次,结合案卷证据和当事人提供的材料,采纳了吴关于2015年度虚增利润的答辩意见。综合考虑上述情况,适当减轻吴的责任,适当调整罚款数额。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以及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我局决定:

一、责令白头湖改正,给予警告,并处60万元罚款;

二、给予汪舵海警告,并处30万元罚款;

第三,对刘长进和吴分别给予警告和3万元罚款。

上述当事人应当自收到本处罚决定之日起15日内将罚款汇入中国证监会(开户行:中信银行北京分行营业部,账号:71110189800000162,直接上缴国库),并将当事人姓名的缴款凭证复印件送中国证监会安徽监管局备案。当事人对本处罚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接到本处罚决定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在接到本处罚决定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中止。

安徽省证监局

2020年11月5日

(主编:田)


以上就是白头湖两起违法案件被证监局罚款60万。赞助经纪公司是太平洋证券华商基金管理公司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承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